云彩音符

有时难产,偶尔产出,但最多的是胎死腹中

温馨向三十题1-3 武白 全篇高甜大甜饼

都,都是些大佬,渣渣如我都有点方(⊙x⊙;)好在大家没有嫌弃,感恩戴德

flying tadpole:

  这次和群里的朋友一起合作写的!大家都很努力的!本来想一起发结果都写了好多!说好的段子呢啊喂!
  和一群大佬合作真的紧张死了!但还是超级开心!
   @辰默_无语  @云彩音符  @若羽liar
这次先发前三个!祝食用愉快!
  1-3
  1.一杯可乐 两根吸管                by .若羽liar
可乐,众所周知是款甜味碳酸饮料。
武崧并不喜欢这种甜腻腻的东西,不光是口味的原因,他觉得自己更应该喝些更成熟的饮料,比如像咖啡。即使他并不喜欢咖啡豆的味道。相比之下,他的丸子就很喜欢甜甜的东西,丸子本人也像可乐一样甜甜的味道中带着碳酸的气泡。然而像巧克力、夹心糖、可乐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武崧并不让他吃那么多,因为他担心白糖的牙。哭天喊地的时候无论是武崧或是他本人都受不了的。看着白糖瘫坐在沙发上大吃特吃的时候,他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从丸子手中抽走零食袋子。白糖自是不会让他拿走,两人你争我抢的比划了几回合白糖败下阵来,任由武崧将他心爱的宝贝抢走。即使没把东西留住,白糖的气焰还是很嚣张,侧着身撅着嘴巴,气鼓鼓的小脸。但是没一会就抛到脑后去了,缠着武崧要周末去新开的游乐园去玩。看着面前像摇着尾巴一样祈求着的人儿,他看了看桌子上还没有做完的工作,点了点头同意了白糖的要求。
周末,天晴得像一张蓝纸,几片薄薄的白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游乐场里人声鼎沸,武崧任由白糖牵着他的手到处乱跑,丸子开心的不行,带着武崧玩着一个又一个的项目。武崧对这些东西倒是兴致缺缺,但是因为和白糖在一起。他的嘴角一直带着一抹笑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傍晚,因为游乐场晚上有烟火表演可以看,白糖拉着武崧在游乐园的餐厅用晚餐。
餐厅不是很大,装修也很普通。就是那扇大大的落地窗,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摩天轮和天空。特地选了靠窗的位置,趁着白糖去点餐的空档,武崧得空欣赏外面的景色。
太阳渐渐落山了,它努力地把最后一丝余晖投向大地,投向天空。天空中的云朵被太阳灿烂的光辉染成了耀眼的金色,火烧云上来了,大地被夕阳的余辉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周围的一切就像一张张发黄的照片,别有一番滋味。摩天轮也点起了一身一圈圈的彩灯。彩色的灯光和夕阳的渲染照进餐厅里,不大的店泛着淡淡的温馨。
“我回来啦!”
寻着声音望去,白糖端着大大的餐盘面带笑容的向他走来,看着餐盘上一大杯的可乐,武崧的眉稍皱了皱。这丸子,是只记得给自己点饮料了吗?“喂,你打算让我喝什么?”
白糖放下餐盘对武崧眨眨眼,伸出的手摇了两下变戏法似得出现两根吸管。这是…要共饮吗?但是白糖好像忘记了他并不喜欢这个。
相视而坐,晚霞渐渐褪去,点点霓虹落在两人身上,彩光照在白糖的侧脸上,武崧看得正出神,忽然白糖住着桌子手撑着脸轻轻笑着看向他。
“武崧,你说…咱们都多久没一起出来玩了?”
武崧愣住,好像是很久了吧,久到他都不记得呢。在一起之后升职随之而来,工作更是接踵而至,虽然对爱人依然是无微不至,但是陪伴的时间确实少了很多。低头想了想他问道:“你会怪我吗?”
白糖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绽放个灿烂的笑。“怎么会!我知道你的不容易。”
武崧低下头,轻轻搅动着插在可乐里的吸管。
看着红色的塑料吸管轻轻咬住。甜甜的,顺着可乐有一丝丝气泡缓缓流入嘴里。
这味道,也没有那么难喝是吧。


02.睡着的猫和他                       by.蝌蚪
  白糖把刚煎好的蛋扒拉到盘子里,金黄的煎蛋上,油闪着灿灿的光,绿油油的香菜以及褐色的酱汁撒在上面,升起的热气在晨光中依稀可见,诱人极了。
  白糖咽了一口口水,这是十六个鸡蛋中唯一一个没有煎糊的,千万忍住,这是给武崧的。
  “臭屁精!”
  没有人应。
  白糖解掉围裙,走到卧室。发现武崧还在睡。
  武崧很少赖床,不过昨晚他因为工作的事忙到很晚才回家,这一周都是这样,终于有个周末,他可以好好歇息一下。
  他真的太辛苦了。
  白糖轻轻地坐在床边,看着他。
  睡着的武崧是最可爱的,虽然他平时和“可爱”这个词完全不搭,但是此时白糖只能用可爱来形容面前这个睡得天昏地暗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睡着的他还是板着张脸,不过没有平时那么吓人,现在的他倒像一个固执的小孩子。
  真是可爱啊。
  褐色的发丝有些凌乱地糊在脸上,反倒有点好看。他的眼睛紧闭,嘴微张,嘴角翘出一个好看的角度,呼吸沉重而均匀,身体随着呼吸轻微地上下起伏。这是深度睡眠的标志。
  白糖小心地把他的一撮头发拨到耳后,想了想又拨了回来,看到他淡淡的黑眼圈心里有些不舒服。
  之前他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武崧“喂,你那么晚回来是不是去酒吧找女人了?”
  武崧反问“你吃醋了?”
  “才没有。”
  过了一会,白糖又忍不住问了:
  “那你说,是那帮女的长得好看还是我好看。”
   武崧如实回答:“她们好看。”
  “她们聪明还是我聪明?”
  “她们。”
   “她们招人喜欢还是我招人喜欢?”
  “她们。”
  “……那你和她们过日子吧!”白糖真生气了,他虽然知道武崧没有西门那么会说情话,但他还是气的要死,背过去不看武崧。
  过了一会,白糖的腰被抱住了,很轻,但是温暖而坚定。
  他听见武崧在他耳边说“我不,这辈子只和你在一起就够了。”
  这句话的内容,语气,甚至停顿,白糖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此时回想起来脸有些发烫。
  “呼噜……呼噜噜……”
  白糖吓了一跳,这是武崧发出的声音?!
  再仔细看看,原来是他们养的猫“鱼丸”,它此时靠在武崧的另一侧,睡得正香,时不时地发出心满意足的呼噜声。
  白糖噘着嘴走到另一侧,捅醒它。鱼丸翻了个身,爪子不安分地挥了挥,有些不满地看着白糖。
  “让开啦,这是我的人。”白糖压低声音说道,把它赶走了。
  现在,就剩他们两个了。
  白糖挨着武崧躺下来,早起煎蛋的他也有些困,不一会就睡着了。
  “辛苦了。”
  “还有。”
  “我爱你。”
3.迟到五分钟                              by.云彩
清晨,闹钟欢快地响起,又被欢快地拍到了桌子底下。白糖翻了个身,扯起被子往头上一盖,嘴角一翘,继续美美地睡了过去。
只可惜“啪”得一声,把他的美梦给震没了,这明摆着就是房门撞了墙的声音。于是他仗着起床气的蜜汁力量猛得从床上弹了起来,手指笔挺得指着门口的方向骂道:
“臭屁精——你让我多睡一会儿会死啊!”
武崧倚在门边,两手一搭就这么日常式鄙夷地看着他说:
“你这丸子睡得已经够久了,信不信再睡下去你就迟到了!到时候可别说是我没叫你。”
白糖倒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还和他犟上了嘴,硬是要分个你死我活:
“切!我才不怕!倒是你,这次要是能拉上你这个从来不迟到的家伙,我也算值了!”说完还得意地嘿嘿一笑,起床气一下子消退不少。
看着白糖一幅乱糟糟的样子还在笑得这么开心,武崧顿时体会到了“不知从何吐槽”的心理过程,无奈之下,挥了挥手里竹签串好的一串,手上这小东西才是治他的灵丹妙药!
“哇!糖稀鱼丸!”
白糖见了鱼丸就像是见了老天爷似的,两眼放光,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把之前要拉着武崧同归于尽的念头一下子甩到了九霄云外!
武崧闭上眼睛,很是腹黑地笑了笑:“哼,想要就给我去刷牙洗漱!”
有了食物的诱惑,白糖二话不说便跳下床去按他的吩咐一一办好,然后欣喜地从他手里抓过那支像加了特效般无比神圣的鱼丸,两三口把嘴巴塞得满满当当,吃完还想把食指上的油舔个干净,却被武崧粗暴地打断并推出了门。
然而两人一路狂奔冲到了教室门口,还是被一起赶出了教室。
“通通去外面面壁思过!”老师的怒吼从教室里传出,理由很简单:
“我早说过会迟到!”
“切!不就五分钟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有你在这陪我嘛!”
 

评论(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