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音符

有时难产,偶尔产出,但最多的是胎死腹中

【武白】这个omega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美味

*慎点,由于效果需要全员ooc,对不起接受批评!(土下座)
*全程划水毫无文笔可言,还私心得点了西瞳tag,如有异样随时准备删文
*顺便大家冷静,这个abo设定全程都在划水如同摆设(捂脸笑),以及有些设定不是很了解就只能靠瞎编(bu
*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所以也请不要正经看它(bushi)

【好了保命工作算是做完了,接下来如有雷区,请多包涵】

  1.
  白糖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奇怪。
  
  他往嘴里扔了一个鱼丸这样想着,好吧,说奇怪也不奇怪,无非就是身体没什么力气。
  
  白糖这样形容自己的一身软肉。
  
  当然这并不是他觉得自己奇怪的主要原因,而是一个更奇怪的存在,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偷吃了武崧的鱼丸后那家伙一脸惊恐往墙上贴的样子,就好像他看见的不是被吃成空碗的早饭而是被切成了火腿片的哨棒凌空飞舞,然后.....然后就见他毫不犹豫得夺门而出......
  
  我今天的撵弱无力就这么明显吗???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抡起哨棒把我打到残血吗?还是武崧ooc了?他知道这样有损他长期维系的老干部形象吗?
  
  吐完槽的白糖心里很是快活,毫不在意自己出现了一刹那的抖m倾向发言,坐直了身子巴巴望着对面的小青,等待对方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答。
  
  毕竟自己有什么事第一个 被 出谋划策的候选人总是这位并不温柔的知心大姐姐。
  
  2.
  听完白糖这个话痨添油加醋得叙述完他今早的“奇妙”经历后,小青象征性得弯弯腰把茶杯放下来,然后,坐回去,不动如山。
  
  蒙娜丽莎的假笑了解一下?
  
  她就是要耗一耗这臭小子。
  
  想知道为什么?呵,就冲这个傻小子一大早过来搅她好梦她就咬着小手帕誓要为自己的美容觉报仇了!
  
  天知道这事儿精又出了什么事,昨天她可为了接这个路痴大半夜从城东跑到城西,要知道这原本是武崧的活儿!!!随着思绪的漂远,她又将怒火迁到了武崧身上,责怪着身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人竟然不去接他的室友而去做一个什么性别测试,还好死不死安排在了晚上,这让她有点怀疑是某个学医的家伙存心报复。
  
  一个性别测试嘛,能有多久,总不能跟我一样是omega。
  
  不过注意到某个特殊的字眼,小青还是暂时压下了心里的复杂情绪,打算先认真得处理一下白糖的事。
  
  眼神又回归到白糖等待她回应的焦急表情上,说实话,这个表情她能笑一年,小青忍住了想掏手机拍照做成表情包的冲动,然后隔着茶几将手缓缓伸向白糖的后勃颈......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青姐你干嘛啊?!”
  
  被这丸子吓得三魂七魄跑了一半的小青缩回了手转而放在自己≈180°的胸脯上拍得啪啪响。
  
  试图缓解惊吓之余,还将所有懵逼怨念通通化作眼刀的形式丢给了白糖让他自己体会。
  
  如果他敢把锅甩在我头上我就让接下来的剧情变成惊悚片。
  
  “额....小青姐你别生气!我我不由自主就跳上来了,我也不想的.....”
  
  对方似乎也读出了小青眼神中的话,一路从沙发顶上滑了下来,深知自己的口不择言可能会害了自己小命。于是他求生欲极强得蹦回了沙发,乖巧得就像只随时等候主人命令的小白狗。
  
  这幅样子一定程度上让小青心情愉悦了不少,她甚至又想拍照了。哦这该死的条件反射!
  
  被自己爱好荼毒不浅的小青又一次艰难得与本能抗争着,直到她镇定下来,顾不及为自己的毅力鼓上两掌就立刻坐了下来,然后勒令白糖。
  
  “把你的手给我放下来。”
  
  捂了半天脖子的白糖瞪着豆豆眼松开了手,看样子他似乎一直没察觉到这个动作。小青“果然如此”得眯了眯眼睛,大发慈悲得提示了他一下。
  
  “仔细摸摸你右面的脖子。”
  
  白糖照做了,歪了歪脖子,手掌在上面摸来摸去,然后不知是什么原理,他在右边的脖颈后,摸到一个圆润的小凸起,在光滑平整的皮肤上显出些微小的弧度,像是里面种了颗种子鼓动着嫩芽要破土而出一样。
  
  小青看着白糖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化着,从呆愣到疑惑,再从惊奇到诧异,最后变为现在的茫然无措直直望着自己,她很满意白糖这样的神情,于是下意识得按了按手机开机键。
  
  “小,小青姐.....”
  
  “怎么了丸子?”
  
  “我不会是长肿瘤了吧?!我还这么年轻!还有很多鱼丸没吃够,武崧还没有向我认输......”
  
  ......
  
  ......要不是有那个什么小畜生保护法,啊不是,omega保护协会,小青真想飞起一脚踹醒这个天真烂漫不韵世事的傻子!
  
  “这tm是腺体啊腺体!你是个omega你听懂了吗?!!”
  
  最后她只好把怒火施加在无辜的茶几上。
  
  3.
  看着糟蹋了一地的茶点以及分辨不出原型的茶几,三人的动作突然静止,六目相对,大飞觉得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
  
  大飞站在门口,右手还没来得及从门把手上放下来,就“嘭”得把门又关了回去。
  
  鬼晓得他们都干了什么。
  
  要知道这个基地的家具可是他们几个穷学生凑钱一块买的,而他大飞正好是这几个皮孩子的指定监护人,虽然他本人无异议,但在清理烂摊子时偶尔也是会怀疑一下婆婆看人的水准的。
  
  大飞双手合十,试图给自己灌输其实320的茶几并不贵的假象来蒙蔽自己。
  
  我只是个胖子,我活得好累。
  
  就在他走出楼道,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时,门开了,一个身影不动声色得闪到他身后,架起他的胳膊就往里拖。那身影露出一丝邪恶的狞笑,可怜的大飞吓出了双下巴,一度产生了一种被恶魔拖进地狱的错觉。
  
  就当是履行职责吧。
  
  大飞认命得想着,回忆起自己本来就是来打扫卫生的初衷。
  
  4.
  遵从着自己未来姐姐的命令,天王星飞速从电脑前撤离,没有半刻犹豫,穿着背心裤衩就冲出了房门“绑架”了他的好哥们。
  
  对此,他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并引以为豪得打了通电话给他姐姐邀功,接受着大飞以及其他两人连带着的嫌弃目光坐到了沙发上,然后继续眉飞色舞得描述自己的丰功伟绩,想象着自家大姐回来后会给自己带啥好吃的。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吃的。
  
  5.
  当姗姗来迟的明月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突然对这个糟心的世界观产生了深深地质疑。
  
  ......这个世界的工种是B吧。是B吧?
  
  她不知道为什么命运这样安排,但她身边的O就是越来越多了,起先是自家小弟,然后是自家女友,再到楼下学长,现在又多了一个白糖,她是有什么神秘体质吗?拜托这种被动技能就别往她身上安了,她一点都不想再被国家组织抓走做调查了。
  
  看来让这个一家子承包了所有性别的Alpha相信omega是民众口中100万/1概率的濒危物种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明月!要进来就快点,开着门很费空调费的!”
  在女友并不贴心的呼唤声中,明月还是丧着一张脸踏进了这满是信息素的房间。
  
  这个Alpha开始考虑以后要不要绕着这帮omega走路了。
  
  “姐!我的臭豆腐呢?”
  天王星从旁边闪了出来,让明月猛然回想起自己手里还挂着一个塑料袋,此时此刻正散发着不容忽视的气息。
  
  姐姐大人没有做任何不妥的表情,只是转了个身,高冷得一扔,被对方险险接下,没有溅到一点汤汁。
  
  感谢良心的外包装。
  
  “进屋去吃,小青不喜欢这味道”天王星对着自己的姐姐做出一个看透一切的眼神“不然我就送给白糖”天王星无辜得看了一眼自家大姐,终于搂着那盒臭豆腐溜回了房间。
  
  白糖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内心大呼可惜。
  
  6.
  于是,偏离主题很久的小青终于集齐了(?)星罗小队,拍拍手开始着手白糖的任务,这让掀桌时就已经退避三尺的白糖甚是欣慰,也十分惶恐。
  
  经医学生.人肉百度.明月姐的求证,强大信息素刺激和大量酒精会导致诱发分化。
  
  “白糖~说 ! 昨晚在瞳瞳的生日会是不是喝酒了?!”
  
  看着小青的手掌和小块状的墙粉一起离开墙壁,白糖把脖子一缩,发出了耿直的坦白声:
  
  “当时大飞也在场,是他先带我玩儿的!”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满了震惊,但,大飞眼中更多的是被背叛后的悲痛与不敢置信。
  
  “大飞——你竟然让还没分化的小孩喝酒?!我不是让你看住他的吗?!”
  
  “俺不是!俺没有!那是真心话大冒险!而且那是白糖啊!我想拉也拉不住哇......”就算如此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一个高中生塞给另一个高中生像三岁小孩一样带着。
  
  但是人民的审判是不会停歇脚步的,omega的OO相护也是不会因时代的进步而停止的!
  
  最后,经过多方会谈,身体力行“保护omega人人有责”的小青终于搞清楚了来龙去脉:
  
  昨晚白糖大飞去瞳瞳家参加生日会,大飞一个不注意他就跑去“真心话大冒险”的娱乐活动掺上了一脚,碰巧瞳瞳喜欢喝酒,一个高兴就赏了一杯他最爱的桃花酿,白糖这货不长心眼,接过来就吨吨吨,结果吨出了问题一头栽在地板上睡死过去,而大飞刚好过来没看到全程,以为白糖玩累了就让小青帮忙接了回去,而结果就是白糖这个一杯倒半夜分化了第二性别,并且傻乎乎得挨了一晚起来后就“咋回事啊”三连。
  
  燥热与痛苦呢?为期三天的发情期呢?
  
  白糖也许确实是天才,但技能点都加在身体素质上又有何用呢?
  
  7.
  白糖被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听得头晕,就像数学课上自动静音一样懵逼,他掏了掏耳朵,满不在意得发出疑问:
  
  “额那个,小青姐,omega....是个什么?”
  
  ......
  
  ......?
  
  这家伙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大家死命拉住想上去一击爆头的【欧米茄保护会区域小队长】小青然后在心里默默得为武崧点了根蜡。
  
  “我上课只听了老师说Alpha是什么,其他的我完全没兴趣。”
  
  完全不把命当命的白糖如是说。
  
  “......你还好意思说武崧自恋?!!!”
  
  看透这个丸子自大本质的小青终于如愿以偿,狠厉得在对方头上留下了一个大包,畅快无比,决定给他科普一下Omega相比Alpha是个多么无力的存在。
  
  8.
  什么天才 ! 那是老子的抑制剂!!!
  
  这是此时此刻正在听墙角的武崧的想法,想到这个,他情不自禁开始缅怀他的早饭。
  
  武崧是在清晨回来的,风尘仆仆的他手拎抑制药身背一包类似《Alpha要学会自制》的糟心书籍,推开门藏好了东西就开始准备早饭。
  
  笑话,他不能指望一个丸子自己解决早饭,同样的,他也不能指望这丸子在没有早饭的前提下自己醒过来。
  
  武崧轻车熟路得在那丸子最爱的鱼丸面上敲了颗蛋,然后开始庆幸自己是在晚上做的检查,不然自己测出来是个Alpha的消息早就传出了个十万八千里了。这多亏了明月,他手握筷子拱了拱手,算是对明月在家之灵的感谢。
  
  总之能瞒一时是一时,可千万不能让这丸子知道了。
  
  也许按照常人的思维,这种时候武崧不应该暗搓搓得去向还没分化的白糖炫耀吗?为什么反而还要瞒着?这就是你们太肤浅了,因为这个武崧,这个闷骚的家伙,是个深藏不露的单相思!对!就是天天跟他较劲除了猜拳和食量(还有皮肤白)没一样较得过他的白糖.丸子!
  
  这种事要是知道了还得了!那白糖分化成omega的时候不得躲得他远远的?!
  
  不知为何就是对这一点深信不疑的武崧又一次坚定了信念,定了定神,决定吞下手里的药片来抚平体内躁动的信息素。
  
  没问题的,只是一颗【入口即化巨苦听说上一个吃这药的Alpha吐了整整一天】但是很小颗的药片而已。来吧!
  
  ......
  
  药,掉碗里了......
  
  200块一盒的药啊......
  
  就这么浪费了......
  
  那就去打抑制剂吧。
  
  飞快接受了药丸逝去的武崧立刻选择了进屋打针,顺便庆幸了一下管理局良心未泯,愿意给他一晚上的认真听讲给予丰厚的补偿,对不起国家,原来你没有我现象得那么抠门。而当他出来的时候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他开门关门再开门,还是不法消化眼前的一幕。白糖起来了?竟然这么早?他又在偷吃我的早饭?等等我的面里......Woc这股味道是!!!
  
  认真听了课的武崧一时间唯有贴住墙根才得以寻到一丝真实感,理智与欲望在他的脑子里做着想上又不敢上的殊死搏斗,而在漫长的一秒钟后他成功得在违法犯罪的边缘悬崖勒马,带着邪念的实体反应冲出了家门......
  
  于是荣光大哥家迎来了一个落荒而逃的Alpha少年并招待了一顿饭。
  
  至于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并且怂得只敢听墙角?这都是悠狸的功劳,这个beta的鼻子意外得很灵敏。
  
  不过说真的......
  在刚听到对方连omega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他真的想冲进去给那家伙来一枪再把自己也崩了。
  
  所幸这个国家的治安是不容许他有枪的。
  
  武崧扒着冰凉的门板感受绝望的温度,由衷得感叹追妻之路漫长而修远。
  
  9.
  “小青姐,那,为什么我的信息素不是糖稀鱼丸的啊?”白糖露出无比失望的眼神。鱼尾烧麦也行啊。
  
  小青露出一个看傻子的眼神,那眼神坦诚得告诉他“傻孩子那都是小说骗人的”然后被大飞明月一左一右候着准备清理现场。
  
  “小青姐,为什么不叫.....”
  
  “他可能死在门外了,你去看看有没有尸体。”
  
  “??!”

评论(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