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音符

有时难产,偶尔产出,但最多的是胎死腹中

〖完结篇〗【养个孩子 再谈恋爱】 【武白】14-15

推广一下⁽⁽ଘ( ˊᵕˋ )ଓ⁾⁾蝌蚪写得超棒!

脱水蝌蚪干:


14.                                                             by.云彩
  看着白糖脸上不悦的神情,武崧的难免有一丝紧张,眉头一压,看着白糖的脚步停在自己面前,手朝自己一伸,微微抬头看着自己,眼中没有任何波澜:
  “汤呢?”
  武崧定定得看了眼白糖,然后索性闭上眼睛,手从口袋里抽出指了指床头柜,一个保温盒赫然摆在上面。白糖转眼看了下,眼睛明显一亮,欢天喜地得噔噔噔跑去喝汤,留武崧一人在原地发懵。
  他扭头,看着白糖一脸幸福得鼓着腮帮子,大概是好几天没吃鱼丸汤了吧,武崧轻叹着笑了一声,眼里难掩的宠溺,却只在下一秒便被现实抽打得找不到痕迹。
  忽然有种不切实的感觉,那样子,分明就是曾经还没和他冷战过的傻白糖,永远只对吃感兴趣,永远乐观得笑着,那么......还会留在他身边吗?
  “哼......”
  武崧冷笑着,自己怎么还会有这种想法,那人的心,早就被自己折磨碎了吧,而他自己,怕是也撑不了多久。
  将手插回口袋,转头正欲离开。
  “武崧!”
  突然从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让他的脚步停顿下来。还在惊异间转过了身,却发现白糖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冲他露出点点微笑,如同刚才进门时一般,眼中的光亮让武崧产生了一种他们并不在冷战中的强烈错觉。
  “还是武崧做的鱼丸最好吃!嘿嘿!”
  听着白糖莫名悦耳的嘻笑声,宛如他阳光般笑容的点睛之笔,武崧看着他微弯的眉眼,突然觉得此时此刻,白糖就应该说这样的话!他出神得看着白糖的双眼,从未觉得白糖的眼睛如此刻明亮,似有漫天星光闪烁其间,却像阳光般温暖如春,而自己的样子,却已经荡漾在这一片金色的星辰中了。
  “白糖....你?!”
  几乎有一瞬间,武崧觉得空气仿佛都在此刻凝结。
  他惊愕得看着这个突然蹿上来抱住自己的家伙,一时间竟哑口无言,只剩自己的心脏在疯狂得跳动,像是一座冰川下的活火山,下一刻就要爆发出什么。正当他慌乱得想要说点什么时,却听见白糖声音从耳边传来:
  “谢谢......”
  听着这一句短短的谢谢,武崧却似乎听懂了它不同且深埋着的意思,记忆呈片段似得一样一样闪过他脑海,便这么惊得征在原地,眼神停滞在白糖的一头白毛上没了动作。
  白糖等他说话等得不耐烦,疑惑得抬起头去看,哪知他正呆愣愣盯着自己什么也不说,他头一次觉得武崧这么迟钝,认为他还没懂自己的意思,气得撅了撅嘴,想瞪他两眼再跟他解释,反正自己已经放开了准备和解的。
  见白糖撅起了嘴,脸上的略带气愤的神情此时看着却十分可爱,让他刚涌动起来的喜悦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噗嗤”一下便笑出了声,眼睛微眯。
再一次睁眼时,白糖的脸上便不再是孩子气般赌气的表情了,武崧也不再心存动摇,如暖阳般温柔的眼瞳里,只有对方。
  就像是要将对方融化在这温暖的视线里。
  两人相顾无言,看着对方攀升着红晕的笑颜,一时间,竟哑然失笑。
15.                                                             by.蝌蚪
  白糖真的很喜欢笑着的武崧。
  武崧很少笑,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可他笑起来的时候,总是在看着白糖,明亮的眼睛中闪着温柔又暧昧的光芒,那一刻,白糖相信,他的眼中只有自己。
  武崧的笑,总能彻底满足白糖的占有欲,也总能让他不知所措。
   就在白糖试图用已经不太清醒的大脑做出下一步行动时,武崧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上身微微前倾。
  唔……太近了……


  “我想吻你。”


  “我想和你在一起。”
 
   出人意料的坦率。
   白糖一下子僵住了。虽然这个场景他设想过无数次,真正被表白时他却像个傻子一样,无数的话堵在嗓子口却连一个标点符号都吐不出来。他只能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武崧不断靠近的面庞。
  ……
  武崧对我表白了不对他之前也对我表白了可那时我们在吵架我们现在算是和好了吧算是吧他现在要亲我我为什么这么紧张啊啊啊啊啊又不是第一次了一会要去看电影吗可看什么有我最喜欢的修的电影不知道武崧愿不愿意看还想养只狗最好是大型犬同志的拉布拉多就挺好就是上次抢了我的鱼丸突然想吃咖喱鱼丸了啊啊啊啊啊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白糖有些紧张地闭上了眼睛,就在对方微凉的唇触上自己的有些颤抖的唇那一刹,两人同时听到了清脆的开门声。
  武崧和白糖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分开,以至于那对夫妇进来时只看到了两道虚影。
  有那么一秒白糖以为自己会成为人类史上第一个被开门声吓死的人。


  “陪我出去走走吧。”在医院用过午饭后,武崧对他说。
  于是白糖便在周围人奇怪的目光中和武崧走出了医院。
  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紧张到同手同脚走步的缘故。


  午后的阳光总是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不禁让白糖回想起高中时代,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白糖午睡,武崧看书,虽然在树荫下,阳光还是把衣服烤得暖融融的,起初白糖会偷偷眯起眼瞄一下身旁的人,却还是抵不住睡意的来袭,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待他醒来时,武崧竟也睡着了,而两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一起……
   白糖想这个想的出神,以至于下一秒他就撞在了武崧的背上。
  “唔!”白糖揉了揉撞得发痛的鼻子,有些恼怒地看向武崧:
  “臭屁精你干什么?”
   随即他就被武崧格外严肃乃至吓人的神情吓到。
  “我是说……白糖,呃……对于我之前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而且你能原谅我我也……你知道的……我……我知道这样很得寸进尺,而且对你来说很不公平……”
    看着武崧支支吾吾的样子,白糖很是意外。
    他做梦都没想到,武崧,这个多少人眼中近乎完美的成功人士,有一天会紧张成这样。
  不对,他好像看过武崧这么紧张的样子……
 
  对了,是在几年前自己强吻他的时候。当时的武崧脸上红成一片,瞪大眼睛捂着嘴,看起来快是要哭了。最后他趁白糖发愣的间隙把他踹到地上,慌乱地穿好外衣跑掉了,那样子活像个娇羞的女孩子。
  白糖至今还在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一鼓作气上了他。
  说来奇怪,现在想起武崧的反应,却没有往常心痛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好笑。
  于是,他非常不合时宜地,在一本正经又磕磕巴巴的告白的武崧面前,笑了出来。
  对,他居然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讲真武崧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他。
  不知怎么的,他居然也笑了起来。
  他也搞不懂自己。
  两个人就这么笑着,在空无一人的小巷里,在午后的阳光下,像小孩子一样放肆的笑着,直到笑出了眼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毫无形象地坐在了地上,看着对方的脸喘着粗气。
  “嘿,丸子。”
  “干嘛,臭屁精。”
  “我是说,我是个很差劲的人,对吧。”
  “可不是!差劲透了。”
  武崧咧咧嘴,似乎是没力气笑出声来了。
  “可我也是个差劲的人哦!我们都差劲透了!”
  “没错。”
  武崧说着,坐到了白糖的身边,不由分说,紧紧地扣上了白糖的手,坚定地看向白糖写满吃惊的金色眸子。虽然下一秒白糖就垂下头避开了他炽热的目光。


  “所以啊,我的差劲的丸子,我是说,你愿意,和我这个差劲的‘臭屁精’在一起吗?”


  见白糖迟迟没有回应,武崧有些紧张,不由得握紧了白糖的手。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白糖终于抬起头来,武崧感觉他也在用力地握着自己的手。


  “我不喜欢你。”


  “不过。”


  “我爱你。”
 


  我曾以为,我们的故事走到了尽头,我曾多么怨恨,多么悲伤,多么想忘记你,但当我们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重逢的那一刻起,我才意识到,你在我心中有多么重要,你的逃避我的离开,都在我们两人的心上挖下了巨大的空洞,不过我们终于拥有了彼此,而那个曾经让我们疼痛不已的洞,我们会用余下的一生,慢慢填满。


“我爱你。”


  从始至终,未曾废离。
 
  THE END


  终于完结了!时隔两个月我终于终于和道友 @云彩音符 填上了这个巨坑!(T ^ T)被自己感动到,感谢道友!也感谢能看这文的天使们!
  不过这个文不会这么快就完事的,我的道友,我最最最可爱的道友!要写一些番外!请你们一定要去看啊!【撒泼打滚】再艾特一遍 @云彩音符 她写的超级好的嗷啊啊请务必关注下!😭😭😭😭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