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音符

有时难产,偶尔产出,但最多的是胎死腹中

【养个孩子 再谈恋爱】 【武白】1-4

【突然紧张】瑟瑟发抖, @脱水蝌蚪干 我突然发现一个bug,你煮着面,我煮着汤,还有一锅饭,这......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整齐划一得忘记这个bug吧【欲哭无泪.躺平】

脱水蝌蚪干:

  放文之前先废话一下,还是希望大家能看一看。
  这个文是我和云彩 @云彩音符 这几天合着写出来的,之前这位平时只挖坑不填坑的货前两天破天荒地提出要轮着写文,一人写一章,【单数我写双数云彩写】
正好我有个脑洞,就匆匆记下来了,结果没想到俩人都写上了瘾,就一发不可收拾。
  一开始两人还挺客气,尽量不难为对方,后来发现可以互相给对方丢坑!于是事情就变得有趣了,剧情也开始歪楼了。【之前开玩笑还说要丢肉文给对方写】
  作为两个忠诚的武白党我们也是尽了力气来写这篇文,个人还比较满意,可能文笔不太成熟但的的确确地想把自己心中武白轻松浪漫【不是】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希望各位喜欢。
  是甜文,甜,文!我们两个是完完全全的甜党!
  别忘了小红心和评论哟!
  给所有爱京剧猫,爱武白的天使们比心!
  好了废话完了,发文!


1.                                                      by.蝌蚪
  武崧觉得自己真的倒霉透顶。
  他的合租兄弟趁他不在一夜间跑掉了,撇下一屋子狼藉以及未付的高额房租费。
  好在武崧还有些存款,虽然说垫上了,不过空着一个屋子给鬼住还要付双份费用实在是太傻了!
  那么……试着转租出去吧……
  事不宜迟,武崧立刻把出租信息挂在了网上,很快就有人回复了。
  两人聊了一下午,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签订了电子合同,武崧为了防止之前的恶劣事件再次发生,为了保险一连发出了一整套文件,给对方搞得哭笑不得但还是一一签好发给武崧。
  看对方的意思,应该是今晚就搬过来,应该是很急的,不过这件事未免太顺利了些……
  武崧靠在沙发上,对着电脑屏幕有些出神,很快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武崧拉开门,门外人的样子却让他大吃一惊。
  “是你!”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武崧又仔细确认了一下,没错,的确是他。
  白糖。
  他怎么会在这。
  巧合到武崧只觉得这是一场阴谋。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武崧和白糖是高中同学,白糖暗恋了武崧三年不过一直都没说出口,武崧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来,只是一直装傻罢了。
  他以为就这么平静地过完高中三年就可以了,只要丸子不说,自己也就可以压住那份微妙的让他不安的情感,他们俩各奔东西,渐渐淡忘对方,过上各自该有的生活。
  结果在武崧的毕业酒席上,白糖喝的酩酊大醉,武崧怕他闹就及时把他拖到一个房间里,结果白糖反锁上门,借着酒劲把武崧压在床上强吻了他。
  他说:“臭屁精,我喜欢你三年了,你也该给我一个回复了吧。”
  武崧现在回想起来大脑还是会“轰”的一下,正如他当时的反应。
  接着,他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悔到现在的决定。
  他逃走了。
  从那以后,白糖就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他这些年一直在想着他,那个傻乎乎的、贪吃的、没心没肺的、正义感极强有些中二的丸子。
  但真正见到他的时候,武崧却有些怂了。
  他们两个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对视着,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一种可怕的陌生感同时席卷了两人。
  终于,一声婴儿的啼哭打断了这片死寂。
  武崧把目光移到了白糖抱着的物体上,他把白糖请到屋里,把他的行李搬了进来。
  武崧这才看清白糖抱着的是什么。
  是一个婴儿。
  武崧想说的话有太多太多,哪想半天才蹦出一句话。
“你当爸爸了?”
  白糖猛抬起头,却又避开了武崧的目光。
  “我还没结婚……”
  “未婚先孕。”
  这四个大字瞬间把武崧震惊了,他眯起眼睛,静静地看着白糖。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大概是感受到武崧鄙视的目光,正在哄孩子的白糖慌忙解释道:“这是我今天早上在路边捡到的!但我现在和爸妈住在一起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就只好出来住,能瞒一阵是一阵,正好看到你的出租广告所以我就……只是没想到是你……”
  武崧叹口气“为什么不送到孤儿院?”
  “咱们D城没有孤儿院,最近的就只是A城离得还挺远,万一这孩子的父母找他就会找不到的,我就住一个月,要是没有消息我就把她送到孤儿院,我自己也就搬出来。”
  武崧也没什么话说,简单地帮他安顿了一下叮嘱了几句就回房间休息了。
  只是……那丸子向来粗心大意,一个婴儿他怎么能照料好?随随便便就收养了,有没有考虑过户口开销等问题啊。
  想到这里武崧自嘲般地摇摇头,好久没见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断定他照顾不好呢,他也会成长,也许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了……
  这是武崧最想看见也是最不愿意看见的……
  婴儿的哭闹声突然传来,紧接着就是器皿摔碎的声音。
  武崧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快步走向白糖的房间。
  看来一切没有自己想象那么简单啊……
 
2.                                                  by.云彩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武崧有些迟疑,到底是该先收拾还是先去整顿白糖?他愣了有三秒,然后转身去阳台拿了扫把,将碎了一地的玻璃渣扫进簸箕里。
  愣住的那几秒里,武崧已经将事情的经过猜了个明白,大概是这丸子要泡奶粉,结果笨手笨脚得把水杯摔碎了。
  心里默默得心疼了一下家里光荣牺牲的杯子,然后背对着白糖开始“义务教育”:
“泡个奶粉都这么笨手笨脚的,还想照顾好小孩子。”
  心有余辜的白糖放置好塑料奶瓶,还没来得及拍胸脯庆幸这奶瓶的材质,就听见武崧又在那臭屁,自然是不甘心得要解释两句:
  “哼!不就是个杯子吗,有什么大不了。”
听着他完全没有的威慑力的还击,武崧冷眼撇了一下正生闷气的白糖,笑笑拎着一簸箕的玻璃渣走出门,又抗着拖把走进来,拖了两块地砖才回答他:
  “哼,说得好听,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泡奶粉。”
  突然反应过来的白糖,急吼吼得抓起奶瓶就快步向门外走,嘴边还不服气得“哼”了一声。
  武崧撑着拖把直起身子,向后瞄了眼停驻在饮水机前的背影,不知为何,很想知道他这些年会不会寂寞,会不会想起自己,会不会怨自己,却唯独不敢想会不会还喜欢着自己。
  当白糖的身体有了动作,他忙装作镇定得转移视线,颇有一副做贼心虚的感觉,也突然感到有些惊异,短短的时间里他竟然会想到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这让他的眉头不由得皱紧了些。
  却又莫名得在下一秒舒展,想着,他们是有多久没有这样说过话了?


3.                                                   by.蝌蚪
  托白糖以及那个来路不明的娃的福,武崧一晚上都没睡好。
  总算把那个孩子喂饱后,武崧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本想好好睡一觉,结果连被窝都没捂热乎,又一阵哭声传来,其中还掺杂了白糖歇斯底里的哀嚎声。
  武崧只好又跑了过去,给那个小祖宗换了尿布,等她消停了又跑了回来。
  然后就是第三次,第四次……
  总之武崧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白糖的房间,他坐在地上,靠着墙,敢情自己昨晚折腾完就是这么睡着的,眼前是睡的正香的丸子和小祖宗。
  武崧起身,给白糖盖好被子,趁着时候仔细地看了看白糖。
  白糖的样子倒是没变多少,脸上的稚气还没有褪干净,不过五官也开始有棱有角,轮廓分明,头发还是乱糟糟的,和高中一个样子,自己还因为发型的事情和他谈过,不过收效甚微。
  武崧不自禁地探出手把他的头发理了理,软软的蓬蓬的,手感很好。
  等等,怎么感觉自己跟变态一样。
  想到这里,他急忙缩回手,所幸白糖睡得死沉并没有因为触摸而影响睡眠。
   武崧看了眼手表,嗯,该去上班了。
  他快速地洗漱,着装,整理好资料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武崧中午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白糖坐在沙发上,把两个奶瓶用绳子绑起来挂在胸前,把小孩子抱在怀里给她喂奶。
  这个看起来极富母性光辉的行为,却把武崧吓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你回来啦!”白糖把小孩放下来,还是有些拘谨地看着武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武崧打心眼里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白糖,这让他感到陌生。
  “咕……”            
  白糖的肚子响亮地叫了起来,凭武崧对他的了解,这声音足以说明一切。
  “你跟我来,我给你做午饭。”武崧脱下外套挂在架子上,径直走进厨房。
  白糖踌躇再三,还是跟进去,不过只是趴在门边看着武崧。
  换做以前,他早就蹦到武崧身边,在旁边一边吵一边偷吃,最后再和武崧来几场酣畅淋漓的嘴仗。   
  听着高压锅“咕噜咕噜”煮面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怀念起以前的日子。
  真的回不去了吗?
  武崧停下了切菜的动作,转过头去看白糖。
  “白糖你过来。”                    
  白糖震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不用了,我不打扰你。”
  武崧闭上眼,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丸子,你给我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白糖想了想,还是走到武崧旁边,眼神却躲躲闪闪的。
  武崧转过身,把菜下到锅里,开始搅动。
  “丸子,我只想说,我不想再奢求着回到过去,但我只希望你不要压抑自己,在这一个月里也无法挽回什么,不过你我之间还是自然一些吧……就当是普通朋友可以吗?”
  出乎武崧意料的是,白糖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没有反感,反倒是充满了惊喜。
  “你原谅我了?”
  武崧一顿,
  什么叫我原谅你了?
  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心里虽说是这么想,但嘴上还是说道:
  “对,我原谅你了。”
  死鸭子嘴硬。
  武崧不禁在心里骂自己一句。
“那……我还叫你臭屁精?”白糖毛茸茸的小脑袋又凑近了一些。
  “嗯。”
  白糖开心地笑了,那是熟悉的笑容,阳光,充满希望。
  “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臭屁精!”
  他笑着叫了出来,开心的像一个得到奖励的孩子。
  他高兴,他真的很高兴。
  自己又能叫他“臭屁精”,又可以和他打嘴仗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种年少时候再简单不过的事却成为了一种奢望,可现在,他就站在自己身边。
  像做梦一样。
  真好啊……
  他鼻子一酸,眼泪从脸颊滚落下来,落在了洁白的衣领上。
4.                                              by.云彩     
  白糖毫无察觉自己已经湿润了两行的脸庞,沉浸在这对他来说来之不易的喜悦。就这么想着,如蚊蝇般细微的嘿笑声从他的嗓子里溜出,带着点轻颤,带着点酸楚,传入武崧的耳里,牵扯这人紧绷的神经。
这声音正如轻啄武崧心尖的刺针,不痛不痒,却让他莫名的在意,一股冲动让他转过头去看,却看到这副景象。
“丸子....你,哭了?”
  还在发呆的白糖愣了愣神,突然反应过来武崧的话以及他注视过来的眼神,像是只惊弓之鸟忙得向后退了一步,胡乱抹着脸上的泪痕吸了吸鼻子,然后鼓着一张红透的脸强装镇定,脸扭到一边不敢去看武崧:
“切!谁,谁哭了!那是水蒸气,是你看错了!”
  看着这丸子漏洞百出的掩饰,武崧没有选择拆穿,只是轻轻得哼笑了一下,不仅是因为白糖脸红的模样,还有发自内心的欣喜,他们竟然还能这样不计前嫌得互相说笑、一起吃饭、一起生活,这样的场景,他已经不知幻想过多少遍了。
  白糖听见他的笑声,以为是在笑话自己,不爽得转头想瞪他一眼,却注意到对方半抬不举的手,像是要拿住什么东西,却停在半空一动不动。
  似乎是察觉到白糖疑惑的目光,武崧忽然想起这不自觉举起的手,回想到抬起它的原因,突然不自然收回手,拿了个碗,搅了搅汤水便关了火将汤盛出,试图自己内心的尴尬。
  与此同时,饭也好了,一旁的电饭锅发出“嘀嘀”的响声,配合着白糖肚子应景的“咕咕”声,倒有一种说不出的契合感。随后趁着武崧再炒几个小菜,白糖也很积极得分了碗筷盛好饭,然后一副乖巧的样子坐在位子上等吃,眼神闪亮闪亮得盯着武崧手里缓缓端过来的菜,把他都给盯得发毛,但并不反感。
  犹如弦上的箭,蓄势待发!而早已饿了的白糖正是如此,一改刚才把菜当圣物的眼神,抄起碗筷就是一顿胡吃海塞,狼吞虎咽的样子可怕得像个大魔物!
  不过坐他对面的武崧除了表面上的嫌弃,更显著的,是他想起了曾经与白糖一起吃饭的时光,每每都要成为食堂不少目光的汇聚点,而自己也说了白糖无数次了,却也没见他改,便随他去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他依旧没改了这毛病,似乎....还有变本加厉的迹象,这一想法让武崧突然一阵胆寒。
经过白糖的努力,餐桌算是经历了一阵风卷残云,而这次洗碗的重任也就落在了白糖的身上,小婴儿也很配合得吸着奶嘴睡了,今晚一切太平,可喜可贺。
【TBC】

评论(2)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