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音符

有时难产,偶尔产出,但最多的是胎死腹中

【武白】只对我微笑可好

— 30题中的一个,感觉不发怪可惜
— 随便写的,不好勿喷【瑟瑟发抖】
— 感谢!【鞠躬】
      
        这几天天气不错,大家路上走得也快,原本压抑的心情也不由得松动许多,和白糖一起聊得欢快。
        武崧没有加入他们一时兴起的话题,要知道一路凶险,若是防备不及冲出一个魔物,便会被打个措手不及,尤其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丸子!
        武崧看着小青他们都跟着白糖东跑西蹿,却唯独没有叫上他,他认为大概是自己说不上话吧。
        罢了,倒也图个清净。
        武崧默默跟在他们后面,不想掺和进去,便找了棵树,揣着哨棒倚在那闭目养神,耳里听着四周的响动。
这树荫下确是凉快得很,总有清风摇起一阵树枝“飒飒”,佛去他心头的躁意,听着不远处伙伴传来的稀疏笑声,倒是觉得十分宁静,这种和谐的感觉,已经不知多久没有过了。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轻快而急促,武崧一听便知是那丸子,睁开眼用凌厉的目光看着他,刚想训他扰了自己清净却瞧见他满眼的笑意。
       手里还捧着些果子时不时掉出,他眉眼微弯着,两边的嘴角轻轻翘起,调皮得笑出声音,眸中金色的流光在斑驳的阳光下流转着,如流星般闪亮,仿佛诉说着希望,却也聆听着希望,一如白糖本人。而这眼中闪烁希望的人,也微笑着充斥了武崧满眼,一时征住。
       心情正大好的白糖不明所以武崧的发呆,蹲下身子捡起掉下来的果子,自顾自说得起劲:
     “知道吗,刚才我看见旁边有许多果树结了果子,就让大飞他们去帮忙摘,本来是想叫你的,不过看在你最近守夜辛苦的份上,我就不来叫你了。”
        他小心翼翼得站起来,看果子没撒,便拿出一个红透了的果子,漫不计较得在衣服上重重擦了两下,嘿嘿笑着递给正愣神的武崧:
         “嘿嘿嘿,尝尝看,本天才挑的果子一定是最甜的!”
         看着眼前鲜艳的红色,武崧才忽然反应过来,接过果子看了两眼,犹豫得凑到嘴边,眼中是强掩住的不舍。抬眼间对上白糖期待的目光,终是一口咬下去这满嘴的甜蜜。
         这甜津津的果汁涌进武崧干涩的嘴里,顿时让武崧的心情好了许多,也使他放松起来,唇角向一边勾起,露出这些日子久违的笑容,如冰雪中的一块绿意般令人惊喜!
         “嗯,挺甜的。”
         听着武崧与平时无异的简单描述,白糖却看着他的笑容,一时间,竟移不开眼,当武崧睁眼看过来,白糖才楞楞得移开视线,眼神嗖嗖转了好几个地方。武崧看着他一副做错事的心虚模样,直想“噗嗤”一声笑出口。
       一声浑厚的喊声从不远处传来,是唤白糖的。不知为何,武崧总觉有些失落。白糖转头应了一声,然后忙把捧着的一堆水果塞进武崧怀里,忙不迭捡着掉在地上的果子,对武崧嘻嘻交待着:
        “嘿嘿,知道甜就多吃点,不说了大飞他们叫我呢!你就先歇着吧,等我天才白糖一会来叫你。”
         武崧看着白糖匆匆得向后方跑去,脑海里浮现出刚才那个好看的微笑,痴痴得望着对面树下与伙伴们互相嬉笑的白糖,他心里悄悄闪过一个念头:
        希望他,只对我微笑
        只是还未来得及掩盖就已被深埋在了心底。下一刻,武崧便径直向那丸子走去,心里却不自然得告诉自己,像是给谁开脱:我不需要休息!
        攥紧了哨棒,向阳光照耀着的那块绿地走去。
       
        
        

评论(16)

热度(85)